专访深圳市凯卓立液压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泽黎-金鲨银鲨2

专访深圳市凯卓立液压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泽黎

  • 发布时间:
  • 2015-09-07

1.jpg

2011年11月5日,江苏盐城大雨滂沱。深圳凯卓立液压设备有限公司江苏盐城生产基地开工典礼如期举行。开工盛典,大雨浇梁,这在水多雨旺的鱼米之乡盐城则视为旺财之兆。而王泽黎则自嘲,名字中有“水”,注定要在风里雨里行。从陕西汉中大山深处,走向深圳这个中国经济的最前沿市场;从军转民的贸易公司,到研发、贸易、制造完全体系;从单一尾板产品的液压设备公司,到专用车上装集成供应商,凯卓立艰难而坚定前行十六年。在艰难中一次次突破自我,在坚定中一次次拒绝诱惑,聚焦方向把握机遇,幸运地踏准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节拍,在大潮涌动中顺势而为,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标。
   
    回望来路,王泽黎感慨慨万千。1995年创立至今,八年一个大跨越。摆脱束缚,自我救赎,凯卓立用了八年的时间,这八年,凯卓立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产品研发能力,磨炼了团队建立了自信蓄势待发。开拓创新,自主研发,凯卓立又用了八年时间,这八年,凯卓立建立了覆盖全国的销售服务网络,拥有了国内尾板第一品牌和第一位的市场占有率。江苏盐城生产基地的投入使用,意味着凯卓立的第三个八年开始了,王泽黎和他的团队又将有怎样的突破呢?记者在凯卓立江苏盐城基地采访了深圳凯卓立液压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泽黎。

 

《货运车辆》:江苏盐城生产基地开业,对于凯卓立是一个里程碑。这个里程碑在您的心目中意味着什么?

 

王泽黎:江苏生产基地投入使用,使凯卓立拥有了现代化的生产配套体系,形成了完整的研发、生产、营销体系,这个里程碑是我们产业链贯通的标志。产品上量,规模效益出现,这里将集聚专用车高端整体上装和各种核心零部件的制造,从而形成产业集群效应,目前尾板的生产及恒才油缸和油缸管材和生产已经在这里落户,这个里程碑标志着产业集群的开始。同时,技术的提升,尖端产品的推出,使我们有机会与国际接轨,有了与国际同行同台竞技的基础,这个里程碑更是一个起跑点,是凯卓立人走向国际市场的起跑点。

 

《货运车辆》:有业内人士评价说,盐城基地是中国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尾板生产基地,您怎样评价它?

 

王泽黎:应是在全球生产面积最大、工艺最先进、软件和硬件设施最先进最齐全、自动化程度最高尾板生产基地。产量则还需要两年时间的调整才能真正起来。一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稻田,当时谁都不敢相信仅仅一年,这里会变成现代化的工厂。未来,这里不仅是尾板生产基地,更确切地说,它将成为专用车上装高端整体上装和核心零部件的集群地,产业集群效应在三四年之后将会显现。我们一期投产的产品为车载液压升降尾板,它也是凯卓立进入专用车行业的第一个主打产品,目前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超过50%。今天开工的生产线采用国际先进的制造技术,配备了先进的制造、检测设备。由成品总装生产线、高精度油缸缸筒生产线、液压油缸组装及检测生产线、电器控制自动装配及检测生产线、液压动力单元装配及检测生产线、钣金生产线、机器人焊接工作站、自动喷涂生产线八部分组成。一期投产后,将形成年产各种规格高精度油缸缸筒6000 吨、尾板15000台、其他各种功能系统5000 台的生产能力;在一期设备的基础上经过进一步的设备优化配比和工装改良后,3 年内可以达到年产尾板4 万台、其他各种功能系统12000 台套的产能。

 

《货运车辆》:今年尾板1.5 万台的产能,三年后4万台的产能,这个目标的设定,是基于怎样的市场预期?

 

王泽黎:中国物流装备业与国民经济发展以及制造业与商贸业的发展息息相关。根据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专家预测,在未来5 年,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年均8.6% 以上的增长速度,目前中国的gdp 总量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预计2015 年将达到55 万亿元。这为中国物流装备市场需求创造了良好环境。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时期,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土地价值的飞速增长,中国物流作业将越来越向自动化方向发展,物流系统设施越来越向高度自动化方向扩张,以有效利用土地面积。电子商务等新型经济发展也给物流装备市场带来了巨大需求。可以预料,中国目前是物流装备企业崛起的时代,是物流装备企业升级换代进入规模经济时代,是中国物流装备企业进军国际市场、打造中国品牌的时代,更是中国物流装备企业在全球崛起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如果企业审时度势,抓住巨大商机,将可以很快跻身世界物流装备业著名企业行列。

 

《货运车辆》:随着企业的发展,凯卓立的市场地位在变,市场定位也在变,梳理企业发展的脉络,您认为,凯卓立今后会沿着什么样的方向在前进?新的市场定位是怎样的?

 

王泽黎:专用车上装整体集成商,这个目标是我们一直坚持和坚守的,十六年来无论有多少诱惑,经历多少曲折,始终不变的就是这一点。所不同的是,随着企业的发展和壮大,竞争的舞台从国内上升到国际;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我们的产品线在不断地丰富和完善。专用车上装功能系统是专用车制造行业产业链中技术含量最高、相对利润率最高的一个环节,是引领行业技术发展的核心环节。十六年来,我们始终以技术创新为发展理念,以引领行业发展为企业目标,坚持“紧随世界,领先国内,技术立足,创新发展”十六字方针。在上装系统新技术、新产品领域收获颇丰,取得了一批自主知识产权。目前已经形成汽车尾板、车厢扩展类、支撑调平类、自卸车举升系统四大产品体系,专业的专用车上装整体集成商的轮廓已经显现。

 

 

2.jpg

《货运车辆》:一路走来,您最大感慨是什么?

 

王泽黎:如果说第一个八年让凯卓立拥有了自己发展的机会和权利,那么第二个八年则是让凯卓立拥有了行业地位,我们期待第三个八年,是让凯卓立拥有世界地位。感谢时代机遇,如果没有“南巡讲话”,我们不会有机会从陕西汉中来到深圳;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不会有机会走出国门;如果没有经济结构调整,我们也不会有机会把将生产基地落户江苏盐城。一个企业,要实现自我价值,实现社会价值,一要靠坚持,二要靠突破。坚持的是目标和理想,突破的是自我的瓶颈,而突破的方式则是创新。

 

《货运车辆》:第三个八年,您的目标是什么?

 

王泽黎:成为国际化的专用车整体上装专业集成商,把盐城基地建成世界专用车上装核心零部件产业集群汇聚地。

 

《货运车辆》:为什么对您来说,成为专用车上装专业集成商这么重要?

 

王泽黎:专用车产品的特点是多品种、小批量、个性化,专用车的上装部分是多种技术与设备的集合体,所需要的上装零部件更是多种多样,专用车整车企业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去精通这些技术,也不便于去面对成千上万种零部件和众多的零部件供应商。在专用车整车企业与零部件企业之间,急需有一个中间环节来衔接,这个中间环节就是系统技术和产品的集成商。这种的集成是产品的技术、管理、服务的全面集成,是一项综合性的系统工程。其中,产品研发能力是系统集成工作的核心。有了这样的集成商,专用车企业可以专心开发新车型,大大缩短新产品的研发周期。而这对用户来说也是一个福音。这样的集成是欧美国家专用车行业发展的成熟运作模式,而在我国还是一个空白市场。

 

《货运车辆》:在您的计划里,江苏盐城基地成为世界专用车上装高端零部件产业中心,指日可待在何时?请您描述一下,世界专用车上装零部件产业集群的格局?

 

王泽黎:如同零部件是汽车工业的基础,功能系统则是专用汽车进步与发展的强力支撑。如果专用车功能系统技术不精、品质不良、制造不力、配套不强,那么要发展壮大中国的专用车产业,从专用车大国到专用车强国,只能是痴人说梦。因此,打造一个专用车上装的产业集群势在必行。目前在盐城基地,车载液压升降尾板生产线已经开工生产了,高精度油缸缸筒生产线也已经投入了使用,下一步,动力单元将入驻基地。其他零部件也在陆续进入中。盐城生产基地总占地面积26 万平方米,规划总投资10 亿元人民币。基建工程二期5 万平方米的厂房建设已近完工,进入生产线规划和布置阶段,计划在2012年春节前完成设备安装和试生产。基建工程三期计划投资1.5 亿元人民币,建设一个14 万平方米的凯卓立青年城,形成一个集住宅、娱乐、休闲、商贸为一体的现代青年生活圈。从硬件和基础设施上来说,盐城生产基地已具备有打造产业集群的条件。或许,用不了八年,一个现代化的专用车零部件集群就会呈现在大家面前。

 

凯卓立的两个八年

 

1995 年至2003 年摆脱束缚 自我救赎

这八年,凯卓立虽不断发展,但时时遭遇窘迫困境,甚至濒临破产倒闭。但也正是在这不寻常的八年,凯卓立完成了一个具有重大深远历史意义的转变,那就是,从完全依附于国有体制,靠母公司输血勉强生存,到摆脱传统体制的束缚,达到自我解放,自我救赎。凯卓立第一次拥有自己决定发展道路的权利。随后逐步建立了自己的产品开发能力,生产配套体系以及覆盖全国的销售服务网络。在这八年之中,公司创造了无数个国内第一:第一台在国内销售的尾板,第一家专业的制造尾板的公司,第一项尾板国家专利,第一项尾板的行业标准。

 

2003 年至2011 年开拓创新 自主研发

当有人一心赚取眼前利润,无暇构思未来5 年、10 年的发展之路的时候,凯卓立却将仅有的一点利润全部投入新产品开发和销售服务网络建设中,打造全国范围的销售服务网络;积极参与组织专用车、物流行业的展会;加强活动宣传,努力提升企业知名度;组织行业标准编制,积极申报自主知识产权,提升在技术领域的话语权。凯卓立第一次主持完成了行业标准起草工作;在国内首先提出专用车上装液压系统集成这一对整个专用车行业产生触动的全新概念;首次成功引进国外先进尾板技术;又勇敢走出国门,投身国际竞争和国际合作,成为国内最早一批走出国门,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的企业。